<form id="h55dx"></form>

    <noframes id="h55dx"><form id="h55dx"><listing id="h55dx"></listing></form>

      <address id="h55dx"></address>
          <address id="h55dx"><address id="h55dx"><listing id="h55dx"></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h55dx"></address>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成都中醫藥大學新聞站點 > 媒體視頻 > 媒體聚焦 >> 正文

          《經濟參考報》:中藥炮制技藝面臨傳承困境

          錄入時間:2019-01-18 14:33:00     點擊:



          時間:2019年1月18日

          來源:《經濟參考報》

          鏈接:http://dz.jjckb.cn/www/pages/webpage2009/html/2019-01/18/content_50075.htm

          內容:

          名方淡出市場 懂的人少 學了難用

          中藥炮制技藝面臨傳承困境

          如果說中醫藥是一個偉大的寶庫,那么中藥炮制技藝就是中醫藥寶庫不可取代的組成部分。經過烘、炮、炒、洗、泡、漂、蒸、煮等流程,種子、根莖、礦石、動物骨骼等各類原材料化變為療效可靠的靈丹妙藥。然而記者調查發現,這門古老的技藝正面臨著傳承困境,其中一些已瀕臨滅絕。

          這種困境從研發到消費市場都能體現:使用炮制技藝的經典名方淡出市場,懂得正確使用炮制品的中醫鳳毛麟角,而學習炮制多年的大學畢業生難以找到對口工作。

          “中醫藥的生存發展需要靠療效,而中藥炮制技藝失傳會給中醫藥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如果中藥出了問題,相當于拿了一把很好的槍,但是關鍵時刻沒有了子彈。一旦失傳,恢復起來會非常困難。” 中藥炮制技藝國家級非遺傳承人胡昌江說。

          2/3的碩士博士畢業生轉行

          作為國家級傳承人和成都中醫藥大學教授胡昌江曾經帶過幾十個炮制方向碩、博士,但其中最終從事專業對口工作的畢業生不到三分之一。學生普遍反映,現有的炮制工作知識含量低、工資低、勞動強度大。

          不少傳統炮制工藝極為復雜。例如,川幫特色的九轉南星按照傳統工藝生產需要九年的時間。把天南星打成細粉,拌入膽汁裝進牛膽,第一年埋地下,稱陰轉,第二年再拌好放地上,稱陽轉。如此反復,再掛在屋檐底下晾干,九年才成。而用于治療兒童感冒和消化不良的王氏保赤丸同樣工序復雜:藥丸需要經過66次層層上粉,最后一步還要覆上一層金箔。

          業內的說法是,按過去傳統、培養出一個合格的炮制師需要十年時間。

          然而,盡管培養不易,一旦走出校門,畢業生就會立刻感受到這個行業的陣陣寒意。胡昌江說,幾十種經典名方已經處于接近“滅絕”的狀態,在市場上正宗配方和正宗炮制的成藥較少。這些的成藥包括號稱“溫病三寶”的安宮牛黃丸、紫雪丹和至寶丹,犀角地黃丸,烏梅丸等等。

          市場的不景氣反映了人們對于炮制品認知的不足,其中典型的代表就是醫生群體。成都中醫藥大學一項針對四川境內市、區、縣醫院的醫(藥)問卷調查顯示,八成醫(藥)師對中藥飲片生品、炙品(即炮制品)異用的傳統理論和現代研究僅有部分了解。在臨床上,如果不能正確區別使用生品、炙品,就會造成療效減弱和不良反應。

          價值未能充分體現

          記者調查發現,中藥炮制技藝日趨衰落的根源是缺乏變現的途徑

          首先,現行藥物管理制度嚴重限制了醫療機構進行炮制加工。“中醫藥人才最集中的地方是醫院,但現行政策限制了醫院進行炮制加工的做法。” 四川省中醫藥管理局科技產業處處長徐濤說。

          據了解,過去并不是這樣。一直到近代,中醫(藥)師能夠根據患者需要、靈活的擇藥炮制。然而20世紀90年代以來,隨著國家藥品管理制度收緊,醫(藥)師幾乎不可能在臨床中應用炮制技藝。徐濤指出,雖然醫院可以申請“院內制劑”來生產市場上沒有、臨床中急需的藥物,但現有審批流程繁瑣、時間長,且多數醫院制劑須進行穩定性實驗、經動物試驗、人體臨床試驗研究等。再加上現有的診療體系重西醫、輕中醫的傾向,醫務人員往往不愿承擔隨方炮制帶來的風險。

          其二,現有的中醫藥人才培養模式使得中醫和中藥兩個學科嚴重割裂,“醫不懂藥、藥不識醫”,炮制技藝缺少了傳承的關鍵主體。胡昌江說,直到20世紀50年代,千百年來,中醫在培養過程中都需要接觸大量的炮制技藝,很多醫生能考慮到患者的個體差異、親手炮制藥物。而目前的人才培養模式過分強調了專業化分工,醫學系炮制課程在本科階段只是選修課程,從而造成畢業生的炮制知識儲備嚴重不足。醫生不懂炮制,開藥時選擇范圍就會大大受限,這就導致需求減少、一些有臨床價值的藥方無人問津。

          其三,中藥的質量安全問題削弱了醫務人員和患者使用中藥炮制品的信心,這是中藥炮制技藝被束之高閣的另一因素。受訪的藥企、學者和干部表示,雖然近年國家出臺了相關政策加強中藥質量安全管理,但中藥的原料種植和加工環節仍然存在問題。四川輔正藥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孫繼林說,僅為了找到一款主打產品的合格原料,企業就花費了數年時間,因為市場上“植物的種是錯的、采摘的時間是錯的、加工的方法是錯的”。以蒼耳為例,這種植物的葉和子均可入藥。但很多種植戶為了逐利,并沒有遵循傳統、趁結子以前采摘蒼耳草。等結了子,蒼耳草就喪失了藥用價值。

          胡昌江說,雖然很多經典名方都離不開附子,但他現在盡可能避免開這味藥,因為“如果炮制的工藝不到位,毒性太大,用藥出了人命怎么辦?”

          需鼓勵炮制技藝的成果轉化

          受訪企業和專家認為,除了繼續支持中醫藥炮制技藝傳承基地建設,國家更應鼓勵炮制技藝運用到工業化生產中,實現生產性傳承。

          應加快中藥藥材質量規范的完善,把溯源的做法延伸到藥材種植。目前,溯源的做法止步于生產企業,溯源也沒有實現強制。孫繼林建議,可先從重點藥材入手逐步鋪開溯源機制,醫保采購可優先考慮率先實現全面溯源的藥材。鼓勵企業到中藥主產區定制藥源,指導農民種植,從源頭上保證中藥藥材質量。

          對于實現傳統炮制技藝轉化和應用于工業化生產的企業予以鼓勵和扶持。傳承并不意味著簡單重復固有的一套傳統流程,更意味著工業化生產的中藥最終能在藥效上接近、趨同于傳統的手工炮制品。業內人士指出,現有的藥品采購政策還不能完全體現“優質優價”的要求,實踐中往往是“合格條件下低價中標”。而實際上,國家藥典標準是最低的標準。在此基礎上的檢測手段并不能真實反應中藥的質量,因為目前還無法精確指出特定中藥藥方的何種成分起作用。需要調整藥品采購政策,防止“劣幣驅除良幣”現象。

          支持藥企提升質量標準。從長遠來說,提升產品質量標準不但有利企業更有利整個行業。國家應在項目申報流程環節對于企業提升質量標準的申請予以便利,并適時參考企業標準提升團體標準和國家標準。

          需對從事炮制技藝傳承的專業人士予以補助和激勵。炮制屬于基礎服務性學科,專業知識變現的空間有限,常常接觸有毒有害物質,炮制人才的培養更需要長達十年時間。考慮到這些因素,對于有志學習和傳承中藥炮制技藝的年輕一代應擇優給予合理補助。

          (編輯/霍文巍)



          上一篇:四川網絡廣播電視臺:全國首例!“疊加型”人工晶狀體植入手術在成都完成

          下一篇:《成都晚報》官微:成都一高校#人體解剖素描#走紅 網友:被醫學耽誤的靈魂畫師

          久彩彩票